代理陌陌、B站广告投放的宾酷网络闯关IPO 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重接近90%

原标题:代理陌陌、B站广告投放的宾酷网络闯关IPO 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重接近90%

每经记者 朱成祥    每经编辑 梁 枭    

近日,宾酷网络披露招股书(申报稿)以及审核问询函回复报告。据悉,该公司是一家新媒体营销服务商。在广告产业链,宾酷网络主要负责投放,即广告主找到广告代理公司,广告代理公司再通过宾酷网络来完成新媒体、KOL(关键意见领袖)的广告投放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宾酷网络对广告代理公司的应收账款持续积压。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,宾酷网络应收账款(账面价值)达9.39亿元,占其总资产比例高达89.60%。

应收账款规模庞大

宾酷网络主营业务为客户提供媒介策略制定及优化、媒介采买等服务。据招股书(申报稿)披露,宾酷网络已成为咕咚、陌陌网等媒体在国际4A公司或特定行业的独家代理,以及斗鱼、哔哩哔哩等媒体的核心代理。

招股书(申报稿)数据显示,2017~2019年和2020年1~6月,宾酷网络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.09亿元、12.76亿元、14.44亿元和4.68亿元,净利润则分别为2561.84万元、1.04亿元、1.24亿元和3013.97万元。

宾酷网络净利润在2017年至2019年持续增长,但三年一期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却持续为负,2017~2019年和2020年1~6月分别为-6035.65万元、-6414.09万元、-6496.83万元和-2633.38万元。

对此,宾酷网络表示主要系经营性应收、经营性应付项目等因素影响。一方面,随着收入规模保持较快增长,媒介资源采买、税费及人员薪酬等现金支出随之相应增长;另一方面,行业内通常存在下游客户受终端广告主付款进度、自身现金流状况等因素可能出现回款延迟情况,导致公司与上下游资金结算存在时间差。

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,宾酷网络应收账款余额达到10.14亿元,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108.30%(年化)。可以看出,宾酷网络应收账款规模较大,积压比较严重。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,宾酷网络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7470.16万元。

两主要客户偿付力存疑

宾酷网络表示:“公司下游主要客户为国际4A公司及本土广告代理公司,具备良好的商业信誉及偿付能力。”截至2020年6月30日,宾酷网络应收账款余额前五名分别为胤湃集团、上海巍岚、宏盟集团、WPP集团、阳狮集团。其中,宏盟集团、WPP集团、阳狮集团为国际知名广告公司,而胤湃集团、上海巍岚为本土广告公司,且资本实力较弱。

据招股书(申报稿)披露,宾酷网络应收账款余额主要由胤湃集团、上海巍岚两大本土广告公司带来。截至2020年6月30日,公司对胤湃集团、上海巍岚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.81亿元和2.46亿元,占应收账款原值比重分别为27.70%和24.30%,合计占比为52%。

胤湃集团指包括同一实际控制下的胤湃(深圳)文化传媒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胤湃深圳)和北京胤湃景晟广告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胤湃景晟)。启信宝数据显示,胤湃深圳成立于2019年8月,注册资本5000万元,实缴资本255万元;而胤湃景晟成立于2009年5月,注册资本500万元,实缴资本仅为50万元。2019年,胤湃景晟参保人数为18人。

上海巍岚是指上海巍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,注册资本、实缴资本均为100万元,公司2019年参保人数为13人。

事实上,胤湃集团、上海巍岚期后回款比例远低于国际4A客户。截至2020年6月30日,胤湃集团、上海巍岚期后回款比例分别为57.94%和54.40%,而国际4A客户回款比例为79.79%。

截至2020年11月30日,宾酷网络2019年末对胤湃集团、上海巍岚应收账款中,尚有3737.83万元和4444.15万元未收回,期后回款比例分别为83.68%和78.42%,而国际4A客户同期回款比例为100%。

对于两家本土广告公司回款比例较低,宾酷网络表示,由于收款链条相对较长,通常系客户收到其下游终端广告主回款后再支付公司,导致应收账款回款相对较慢,低于国际4A客户回款比例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就应收账款回款问题先后致电胤湃集团、上海巍岚和宾酷网络。胤湃集团工作人员并未正面回应;上海巍岚工作人员表示,该问题应该向宾酷网络了解;宾酷网络方面则回复称,详见公司披露的招股书等文件。

宾酷网络在招股书(申报稿)中曾表示,通过网络查询、实地走访确认等方式,未发现上海巍岚、胤湃集团的主要终端客户曝出陷入严重经营困境、资金链断裂或者濒临破产等情形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宾酷网络还曾踩雷乐视。2017~2019年,宾酷网络对乐视应收账款和预付款项坏账准备计提分别为206.00万元、1749.43万元和380万元,对当年净利润影响分别为-154.50万元、-1312.07万元和-285.00万元。